【布安/雷安】终将不朽

看了老师的这篇文,我真的。。啊。。又忍不住再哭一次。啊啊啊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画出来,跪地.JPG。老师的这个解读,真是太好了。

 

你的骑士,会把欠过的温柔还给你。 

 

当我在想雷狮安迷修与布伦达的时候,内心是有些复杂的。

 

复仇骑士,这是旧设安迷修的称号,一个被世界所有的温情抛弃的孩子,他承受的太多了,他是个骑士,却没有一个能让他俯首跪地的王。

 

一遍遍的杀戮让他麻木了这个世界原有的一切,被乌黑的鲜血蒙蔽他的双眼。

 

而布伦达的出现正是对安迷修的一种救赎,哪怕自己已经难以再用一个普通的微笑去面对安迷修,但对安迷修来说,一句即使这个世界温情没有你的处身之处,你还有我啊,傻子骑士。就足以给予安迷修整个世界。

 

布伦达是他的王,忠诚于他,爱他,誓死不渝......

 

我是你的骑士,明明我可以守护好的......对于再一次失去重要的人的安迷修,他可能真的快要崩溃,然而最后布伦达还是把他所有的温柔,正义,怜悯......和爱给了安迷修,在他眼里,他值得活下去。

 

安迷修,你拥有整个世界的温柔。这是现设留给安迷修的一句话,在那之前的旧设安迷修,一个复仇的独行侠。前世的仇恨化作于今生温柔,让我想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

 

现设的安迷修,一句不离最后骑士。(官方的旧设''复仇的骑士''和现设''最后的骑士'',就让我忍不住把它们联系在一起了)

 

“......最后的骑士”这是布伦达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安迷修,作为我最后的骑士,活下去吧。

 

布伦达,接下来的世界,就让你给我的温柔,把过去的痛苦全都化为尘埃吧。

 

 

抱歉ww我真的表达不出什么了,我好柔弱啊.jpg,老师快把我画的没画的都写了出来啊啊

至于雷狮那部分2333太短了我真的没有好好画出来(所以你被吐槽了啊)关于雷狮与安迷修相遇我会在下一个条漫里讲吧太忙了也有可能不会,大家自行理解???

最后再次表白@四季奶粉 !奶粉太太!!辛苦了!爱你!!!

四季奶粉:

是 @孤独のダンサー 老师的条漫梗,条漫太棒了我吹爆呜呜呜
摸了一个短篇送给老师,感觉写不出来条漫的万分之一好orz

个人目录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会再次来到这个大赛,这是时隔多年后他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当年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情回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在他午夜梦回的时候折磨过他,妄图侵蚀他的意志。

那些残破断裂的武器和侵染鲜红的土地,此时此刻已经被崭新的面貌所替代,这个星球一如它最初那般看起来干净美好,似乎处处充满生机。自从那次大赛结束后安迷修一直在隐居,躲避各种人群聚集的地方,他只不过想要找到一个能让他容身的位置,远离那些无法泯灭的过往,哪怕连那个人的骨灰都无法拥有,他也想在宇宙的某个角落里默默地缅怀着,粉饰太平般不走出他用粗劣材料构筑的乌托邦。

可冥冥之中又有什么吸引着他,在这几年里这种预感愈发强烈,近期做过的怪梦和预兆都将他指引向新一轮的大赛。

他还是那个正直善良的安迷修,那些骨子里剔除不去的信仰,那些那个人曾经赋予他的一切,哪怕千帆过尽万物毁灭都不会变更一二。一如当年那个忠诚的小小骑士,只为一个人低下头颅的骑士,那个人在他陷入过往回忆无法自拔的时候将他从噩梦的深渊拉了上来,对他说,你的王就在这里,傻子,你还有我。那个人,布伦达,在他伤痛的时候给予过他温暖,明明应该是他来保护布伦达,可看起来更像是布伦达在纵容他。布伦达的脾气不算太好,但有着极强的正义感,他让安迷修懂得了正义怜悯和温柔,布伦达是个骨子里温柔的人,他甚少表达自己,唯独对安迷修敞开心扉,他告诉安迷修,自己一直在那里。

安迷修总是想着明明一切都由自己来承担就好了,明明布伦达只需要一直被他守护就行了。他没有奢求太多回报,只是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去做的,他记得布伦达绛紫色的眸子里的张扬和笃定,还有面对他时的无奈和纵容,他那时尚未成年,远远不及现在的巅峰状态,即便如此,布伦达也从未抛弃过他。

他曾经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忠于布伦达。

杀戮也好,战争也罢,即便没有温情,我一个人即是你的千军万马。

布伦达,我为什么当时会哭啊,我想你应该也懂吧。

安迷修每每回想起布伦达最后的那个笑容时总是心里堵的难受,那个笑容虚幻又美好,像是远在天边的流云。

恐慌、自责与绝望。

哪一个单独拿出来都是能压垮人的一座大山。

偏偏安迷修不畏惧着三座大山。

他只是觉得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胸腔里尽是自己硬生生咽下去的呜咽与咬破舌尖的血腥味,眼眶也十分酸胀,视线有些模糊,他还没来得及和布伦达说上什么,就看见布伦达渐渐地化为浅紫色的晶尘,一如多年前他在某个星球上看见的蒲公英,柔软的蒲公英,随风而逝,消散在天地间。

布伦达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包括自己的元力武器也一同化作晶尘,但安迷修还是觉得布伦达遗忘了什么,遗忘了某些对他们彼此来说十分重要却又可有可无的东西。

当多年后安迷修有一次被噩梦惊醒的时候突然摸到了枕头下一个硬东西,拿出来借着皎洁的月光一看,发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是还未亡国的时候布伦达赐予他的骑士徽章,那一刻安迷修整个人都愣怔了,他仿佛能听见自己血管里血液奔涌循环的声音,他仿佛能看见布伦达在遥远的晨曦薄雾中向他挥手。在顷刻之间,他便得了顿悟,原来至始至终自己一直没有办法将布伦达遗忘,无论他游历过多少曾经未踏足过的星球,小心翼翼地试图远离喧嚣人群,或是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那只是过去了,那在自己漫长的生命中只算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但事实却是那是实实在在的一部分,那是无法摒弃的过往,那是烙印在心上的红朱砂。

布伦达还忘了带走爱。

也是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得不再去一趟大赛。

当他再一次开始接触人群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会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怪物,漠然地旁观着一切。

然而他依旧是那个安迷修,那个连自己都陌生的安迷修,那个无法克制去对所有人温柔的安迷修,或许是当年布伦达最后那点为数不多的温柔落在他身上发酵后的成品,或许是他天生性格使然,不过那都不重要,因为安迷修始终是安迷修,他不需要任何别人多余怜悯,他将温柔化作自己的外壳,将过往苦难的伤痛留给自己。

当安迷修又教会一个参赛者使用机器报名的时候与一个人擦肩而过,一瞬间心底里无端生出莫名的熟悉感与亲切感,那种从骨子里灵魂里都无法抹灭的战栗感。

他险些失声唤出那个他早已默默划为禁忌的名字。

周围来来往往的参赛者仿佛自动的模糊掉了,他的视线里,天地间,似乎只剩下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背影。一样的打扮,一样的身量,一样的桀骜不驯。

安迷修急急想拦住那个陌生人,身体不自觉地动了起来,有关布伦达的记忆此刻洪水般铺天盖地地涌来,那些与布伦达相处的日子回想起来是那么的珍贵与短暂,远远不及他离开自己的日子。

他想起他们并肩作战的那些日子,散落满天的星辰,温暖带着红酒味的怀抱。

布伦达。

他无声地喊出那个人的名字。

犹如用尽了全身力气,如刀刃划过心脏最柔软的位置。

那个陌生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然转过头,安迷修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泪眼模糊中他听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说:

“哈?你谁啊,一脸弱鸡样。”

见安迷修半晌不回答,那个人眼里满是兴味,绛紫色的眸子依旧漂亮又凌厉,清澈的不可思议,带着俾睨众生的自信。

他轻轻嗤笑一声。

“啧,正好拿你来试试元力技能。”

安迷修强压下险些一股脑涌出的复杂情绪,握紧了手中的长剑,他觉得似乎有什么咸涩的液体沿着脸颊滚落进嘴里。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来讨伐你这个e党。”

你的骑士,会把欠过的温柔带回给你。

  

  

Fin.

虽然狮哥没有太多的戏份,但后来的可以脑补嘛!

狮哥:???


评论 ( 6 )
热度 ( 1095 )

© 孤独のダンサー | Powered by LOFTER